对话复旦欧研中心主任丁纯:脱欧真正的过渡期才刚刚开始

目前判断脱欧对英国贸易的影响还是为时尚早;英国即便脱离了欧盟,也没有脱离欧洲。

当地时间12月24日,在距离过渡期仅有一周时,英国与欧盟终于就脱欧协定达成一致。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照片,他在照片中开怀大笑,竖起了双手大拇指,配文“协定完成”。约翰逊随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英国完成了迄今为止最大的贸易协定”。

英国首相约翰逊推特截图

英国脱欧大戏就此落下帷幕?脱欧将对英国与欧盟带来哪些影响?

12月25日,新京报记者对话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他表示,脱欧协定的达成让英国和欧盟都“松了一口气”。他指出,在这个节点达成协定,也让在“围城”中的英国人看到了一点曙光。不过,虽然英国脱欧协定已经达成,但是双方在未来如何落实协定、如何适应新角色上,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双方仍需慢慢磨合。

争议问题都涉及“主权”

新京报:英国和欧盟在最后一刻还在就关键问题争持不下,你如何看待公平竞争、渔业份额、履约监管等脱欧谈判中的争议点?为何英国和欧盟会就这些问题僵持不下?

丁纯:因为这些都涉及英国的“主权”问题。英国脱欧打的旗号就是“拿回主权”,别看渔业占英国经济的比重并不大,仅占英国GDP份额的0.12%,但是渔业、农业恰恰是最体现“主权”的问题。虽然经济分量小,但是政治意义很大。

履约监管也是如此。法律是最体现管辖主权的,所以英国反复强调,代表欧盟立场的欧洲法院不能凌驾在英国的法律之上。

公平竞争背后还涉及市场扭曲的问题。欧盟强调英国遵守劳工保护等法规,不过英国一向不满布鲁塞尔的标准和规则,坚持掌握主权。英国认为那些规则是不公平的,存在过度保护的问题,英国希望能不受规则所限,从而降低成本。但是这样一来,双方的标准产生变化,就会造成市场扭曲,所以双方一直僵持不下。

判断贸易影响还为时尚早,英国脱欧盟却没有脱欧洲

新京报:脱欧协定达成后对于英国和欧盟在贸易上会带来哪些影响?

丁纯:从经贸角度来说,目前判断脱欧对英国贸易影响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还是为时尚早,这个问题也不能简单地一概而论。

我们正处于国际形势的大变局之中,WTO规则也受到了严重挑战,各个国家都在“拉朋友圈”。英国在脱欧后,由于脱离了欧盟,它的整体经济实力与谈判地位,相比于“抱团取暖”的欧盟,一定程度上会有所下降。但是,英国可以更加自如地拥抱全球化,体现自身自由贸易价值,不受欧盟共同商业政策的制约。从脱欧协定来看,英国确实拿回了一些主权,在对外缔约、应对冲击方面也会更加灵活,这也是事实。

另外,如果欧盟在未来不断强调“战略自主”,重新崛起,英国“单飞”就可能是个错误的选择;如果欧盟在国际变局之中,应对迟缓、内耗不断,那么英国提前走出来,也未必不是好事。

就欧盟而言,失去了英国,它的经济实力也是大大受损的,产业链的完整性会受到影响。英国是欧盟中经济、军事大国,也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欧盟失去了英国,其对外议事权会在一定程度上下降。英国和欧盟两方,其实哪一方都不是完全脱离另一方,这也是为什么双方会在脱欧谈判上缠绕这么长时间,因为它们之间谁都离不开谁。

新京报:英国脱欧对于欧洲地缘政治上又会带来哪些影响呢?

丁纯: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也存在两面性。一方面,英国可以更加独立自主、清晰灵活地体现它的对外意志。随着时间推移,英国会慢慢摸索自己路径,独立彰显自己的影响力。另一方面,英国和欧盟在理念、文化上还是共同的,即便脱离了欧盟,英国也没有脱离欧洲。例如,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虽说美英之间有特殊关系,但在特朗普退出《巴黎协定》的时候,英国还是选择与欧洲国家站在一边,他们的利益还是紧紧地捆绑在一起的。虽然脱欧,但英国还是欧洲的一员、西方的一员。

脱欧真正的过渡期刚刚开始,双方仍需“慢慢磨合”

新京报:经历了四年半的拉锯谈判,英国脱欧即将落下帷幕,脱欧协定终于达成,你如何看待英国和欧盟未来的关系走向?

丁纯:脱欧协定的达成无疑让双方都“松了一口气”,过往的恩怨暂时了结,各自都要开始新生活。

其实从2016年脱欧公投结果出来的那一刻开始,脱欧就已经成为了一件“既定事实”。4年多的谈判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离婚”之后,如何处理双方的“新关系”。

脱欧之后,英国和欧盟之间会更多地“在商言商”,彼此在经济贸易、日常交流等方面逐渐适应“新的角色”。双方之间的关系,也不会因为英国不再是欧盟成员国,而刻意疏远,或变得僵持。

尽管近2000页的脱欧协定规定了以后英国和欧盟在各个事项上的关系,但是民众还是要到协定真正实施之后,才能切实地感受到脱欧的影响,去适应双方之间的“新关系”,那时才是脱欧真正的“过渡期”。

新京报:英国和欧盟在圣诞节前夕达成协议,这意味着“脱欧大戏”就此剧终了吗?

丁纯:我认为,这只是阶段性的了结。从程序而言,后面欧洲议会和英国议会还要对协定进行投票。总体而言,算是一个脱欧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牌。

后续还有许多事情要做,真正的协定实施才刚刚开始,好多事情都需要“慢慢磨合”,有些甚至需要市场去磨合。就像冯德莱恩在记者会上援引英国诗人艾略特的诗句说,“我们称为起点的地方常常是终点,结束亦是另一个开始”。

毕竟双方有着几十年的盟友关系,如今英国一朝离开,双方之间也并非“一拍两散”,当中的磨合还是会不断反复。从脱欧的进程来看,这就不会是个爽快的过程,双方都很纠结。

至于双方会在哪些问题上产生摩擦,现在还很难讲。只有在协定具体实施的时候,这些问题才会逐渐显露出来。例如,贸易问题涉及多国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难免会有磕磕碰碰,而且必须要妥善解决。在英国国内,苏格兰和威尔士也对脱欧多有不满,苏格兰还想重返欧盟,那么英国政府如何协调国内各方的声音,也是未来要面临的挑战。

另外,英国脱离欧盟恢复“自由身”,如何发挥自身在服务业上的优势,完成和世界上其他国家谈判,这些也都是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