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邮轮体验
是到思考的时候了,中国邮轮客流量12年来首次增速放缓甚至下降


摘要:2018年中国邮轮客流量首次下降,嘉年华集团中国区总裁陈然峰详细解析邮轮生态链

连续多年高速增长的中国邮轮产业,在2017年、2018年迎来第一次罕见地增幅放缓甚至下降。

近日,据中国邮轮产业发展大会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邮轮旅客出入境总人数为495.5万人次,同比增长8%,11个邮轮港共接待邮轮1181艘次,同比增长17%,相比过去连续10多年40%增速,2017年中国邮轮发展终于放缓。

2018年的情况或许将更糟。据行业期刊《cruise industry news》以2018年邮轮在中国市场投入量预测,2018年中国将有240万中国游客搭乘邮轮,较2017年的280万有所下降,中国市场上几乎所有邮轮运营商都已削减运力。

中国的邮轮市场出了什么问题?在市场开始向下的前提下,各大邮轮港继续加大投入是否妥当?为此,记者近日专访全球最大的邮轮公司之一,嘉年华集团中国区总裁陈然峰。在他看来,这次调整,正是邮轮产业相关各方能够慢下脚步思考未来健康的邮轮产业该往何处去的时机,其中最应当关注的,不是简单的投入,而是“从邮轮生态圈的角度去思考整个产业的永续发展。”

中国邮轮仍处于发展起步阶段

近几年,中国刮起了一股邮轮热,不仅游客数量几乎年年暴增,各地纷纷砸入重金宣布打造邮轮母港,甚至国外的邮轮公司也将最大最豪华的船,一条条开往国内,顿时,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邮轮经济的吸引力是巨大的,曾有专业机构统计,邮轮经济可以为当地带来1:10的乘数效应,这一数字,在中国额外附加上地方经济转型、产城融合的概念后,还会更高。

然而,近日有媒体统计了全球各大邮轮公司2018年在中国邮轮的投入艘次后发现,包括皇家加勒比等国际邮轮公司都已削减了调派到中国的船只数量,皇家的“海洋水手号”将返回美国。调查机构认为,这是由于“中国未能达到预期”。没有了船,空有港口也无意义,从某种角度看,尽管发展多年,这仍是一个由国际公司投入把控的单一“市场”。

对于这些调整,嘉年华中国区总裁陈然峰认为很正常。“因为这能让我们慢下脚步来思考,什么样的邮轮市场才是健康的,包括销售体系的改革、邮轮文化的培育、相关政策的制定。”陈然峰说,“近几年中国的邮轮市场高速发展,吴淞口邮轮码头如今已成为亚洲第一,未来必然还会继续向前,但一个基本的判断是,中国的邮轮发展还处于刚刚起步阶段。”

2006年,嘉年华集团旗下的歌诗达率先进入中国,将邮轮旅游这种形式与概念带入了中国人的生活,随后,嘉年华旗下的公主邮轮等也都纷纷进入中国,2016年,嘉年华加入到第一艘中国本土造邮轮的项目中,对中国邮轮业发展的参与更进一步。

在陈然峰看来,邮轮产业的重要性,一方面是与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不断增长的需求息息相关,全新的旅游休闲模式能够带给百姓更多幸福感。另一方面邮轮产业的整体发展对邮轮经济的壮大起到关键作用,“尤其在中国,邮轮产业还与«中国制造2025»的战略结合在一起,中国正努力在本土建造第一艘现代大型邮轮,以摘得这一颗海洋船舶制造业具有高附加值的明珠。”

因此,与很多业内人士与专家将目光集中于市场不同,陈然峰认为,应当以更开放更全面的眼光,从“邮轮生态系统”的角度理解和推进邮轮经济发展,“充分借鉴国外经验,这样可能会更加有效”。

何为邮轮生态系统

什么是邮轮生态系统?陈然峰认为,完整的生态链应当包括上游、中游、下游,每一个领域都不可缺少。

所谓上游,主要是指邮轮的设计、制造。航母、LNG船、大型邮轮被誉为海洋船舶装备制造的三颗明珠,2016年,中船集团、嘉年华、芬坎蒂尼等共同签订了中国第一艘大型邮轮建造协议,预计新船将于2023投入运营。

“新船的建造是否顺利很重要的是看配套设备和零部件的供应能否跟得上,比如动力系统、电子系统、船舱等。新船在上海建造,意味着整条产业链也会在上海及周边地区落户,新船的建造将给上海邮轮经济的发展带来直接的贡献。”陈然峰说,

其次,是邮轮的维修, 上海早已开始进行,2015年歌诗达的大西洋号、2016年赛琳娜号都在上海进行了维修,2017年12月,新浪漫号专程从日本驶到上海,进干船坞维修保养。 第三,是船舶的运营管理。一艘邮轮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000多名船员、数千名旅客,还有酒店、餐厅、娱乐设施,几乎是一座移动城市,人员的吃住玩、船舶的靠泊、航线的设定等都需要专业人才,但目前船舶的运营管理还主要以外国专家为主,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目前仍然没有一位能够驾驶邮轮的中国籍船长。

再次,才是邮轮码头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在陈然峰看来,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发展最为迅速,但下一步,与邮轮码头配套的交通设施建设和完善将变得更加迫切,比如码头如何与航班、高铁、公交、轨交等对接联动,使得数千人甚至上万游客能够在相对短的时间内进出码头,这对改善游客体验非常重要。

起步期的市场

邮轮市场与老百姓直接相关,是邮轮生态系统最重要一环,也是被讨论的最多的问题。。

对于行业来说,常常喜欢将中国邮轮的市场渗透率与欧美发达国家相比,以此认为中国邮轮市场仍然有巨大的增长空间。但在陈然峰看来,这最多只是潜力,还不是真正的需求,“市场仍然有待调整,需求有待被激发”。

中国邮轮过去十年的高速发展,建立在人口基数基础上,曾几何时,旅行社几乎可以“躺着赚钱”,中国独特的包船模式,既推动了市场迅速发展,也为后来甩舱、低价恶性竞争埋下了伏笔。

目前,上海已开始创新船票实验,将旅客、邮轮公司、码头、旅行社之间的关系、权利一一理顺与明确,对下一步销售体系的改革也带来益处。陈然峰介绍,目前嘉年华旗下的歌诗达邮轮已开始尝试更多的销售模式,除包船外,大切舱、小切舱、直销等都已开始试验,与旅行社也开始试行国际通用的佣金制度,“旅行社不用承包,只拿佣金,这对避免低价竞争,提升邮轮品质和客户体验都大有益处。”

市场的良性运转与游客对邮轮的认知,更需要邮轮文化的宣传和普及。“嘉年华曾在美国投拍了一系列讲述平民英雄的电视片“Hero”,邀请那些社区英雄到邮轮上体验邮轮文化,效果非常好。邮轮文化的宣传和普及,需要邮轮公司、旅行社、政府等各方面的共同努力。”陈然峰说,中国与外国邮轮的客群构成和爱好不同,邮轮公司和旅行社有责任更好地理解中国游客的消费习惯和体验需要,以推出更能满足游客需求的邮轮产品。

这一道理,同样也适用于怎样让更多外国游客乘坐邮轮到中国来旅游。陈然峰说,各地旅游部门可以考虑在海外加大城市目的地形象宣传。“每年3月美国弗罗里达州都要举行最大规模的邮轮展,很多加勒比国家都会将自己的旅游资源拿出来展示和介绍,中国的邮轮港口城市也可考虑加大这方面的宣传投入,以吸引更多的邮轮公司将游客带到中国来。上海已推行的144小时过境免签政策也是一个好的举措。”

目的地开发

陈然峰对邮轮目的地建设的思路,尤其令人启发。在他看来,我们不能仅将目光聚集在母港建设,港口建好了,但没有合适的航线,游客没地方去玩还是不行,邮轮目的地的建设地位至关重要。

上海邮轮产业近几年的迅速发展,离不开中日韩“黄金三角”目的地的开发,但旅游极易受到地缘政治影响,2017年的韩国萨德事件就令邮轮旅游大受影响。但除“黄金三角”外,上海向北、向南、向东的航线都因距离太远而难以开发,只能开发长航线,这在中国现有的休假制度下,难度极大。

“现在所谓无目的地的公海游,政策并未放开;而近海游,比如经营上海到舟山、厦门等目的地的航线,还未向国外邮轮开放。”陈然峰说,“邮轮目的地的建设必须要走出去,也有助于提升中国的影响力。”国内一些企业已计划在东南亚等国参与当地港口建设,同时打造旅游目的地,方便中国游客游览,也能够吸引当地游客来上海旅游。

还能怎么做?陈然峰介绍,在地中海、加勒比等地区,嘉年华都曾与其他投资方一起开发近海岛屿,专门的游乐岛上有餐厅、主题公园、娱乐休闲设施,中国近海岛屿也有待开发。在陈然峰看来,目前不少游客对邮轮产品的不满意之处,并不在邮轮,恰恰就在岸上游部分,所谓的目的地建设,自然也包含在内。“积极与目的地政府联系,共同开发贴近游客真正需求的岸上游产品,不断丰富产品内容,让游客有所选择,才能够提升游客的满意度,邮轮产业也才能迎来持续发展的动力。”

政府该如何引导?

产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的引导与支持,陈然峰认为,对于处于领头羊地位的上海,本土经济的发达、长三角辐射以及政府重视等多方叠加,足以令上海继续保持优势,但整个邮轮产业的发展,仍需要创新。

例如所谓母港,在国际上一般都必须具备极强的维修或船供系统能力,从这一点看,国内目前的母港还有待提升。“目前的船供系统还有政策障碍。很难想象,目前在国内采购一些船供品,价格甚至比国外采购的还高。”陈然峰说,“邮轮需要国际化运行,部分产品必须由集装箱转运到港口登船,这就涉及到检验检疫、海关等,国内目前还没有适应邮轮船供的成熟方案,上海等地都在积极试点;在本地采购方面,也没有可行的退税等优惠政策,中间环节多,造成价格没有竞争力。”

嘉年华曾想将亚洲地区的船供中心从韩国搬到上海,但要想实现还需要时间。

再如邮轮维修业务,邮轮零部件需要定期维修和保养,但零配件下船维修,就涉及报关、交押金、退押金等一系列环节手续复杂,操作难度较大。

还有邮轮的航线问题,目前我国还没有开放多点挂靠等国际惯行方式,而以审批制为主,而如果采用国外常用的备案制,将方便航线的开发。

“短期的增长并不难,但要做到可持续,则需要多方共同努力,不断携手创新。”陈然峰说,“从长远看,我们对中国市场的预期与投入没有改变,2019年、2020年,嘉年华旗下的歌诗达邮轮将会有新船投入中国市场,我们看好中国市场,但更需要可持续、有节奏的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