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遍江南
杭州拜谒鉴湖女侠墓:秋风秋雨愁煞人

在杭州西湖西泠印社旁有一座近代革命先驱秋瑾女士墓,她是第一批为推翻满清政权和封建统治而牺牲的革命先驱,为辛亥革命做出了巨大贡献。她是1907年因起义失败被满清政府杀害的,被孙中山誉为“鉴湖女侠”。

在推翻帝制,反清、反封建早期革命仁人志士中,小编最佩服的两个人:一个是秋瑾;另一个是林觉民。其中林觉民留下了让人荡气回肠的《与妻书》一文,而秋瑾除了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传世绝命诗,还有一句“夜夜龙泉壁上鸣”振聋发聩之声。

秋瑾是浙江绍兴人,也是富家女,自幼喜欢读书,随兄一起读私塾,特别喜欢杜甫、辛弃疾诗词。另外她还喜欢穿男人装,学骑马、学舞剑,有一身的豪侠之气。

后来父亲把她嫁给湖南湘潭富豪子弟王廷钧并生儿育女。1902年丈夫花钱捐得户部主事,秋瑾随其前往北京就职。当时正值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不久,所见残墙断壁,满是破败京城景象触动秋瑾,“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她有一种深深的刺痛,报国之心油然而生。

但丈夫并不能理解她的一腔热血,两人出现婚姻裂痕,秋瑾愤然离家出走。1904年6月秋瑾只身前往日本留学,临行前作《鹧鸪天》一首以言明志: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在日本期间秋瑾结识了革命党人,参加了光复会,从此走上了革命救国的道路。她写下“拚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著名诗句,为众多革命志士所传诵,成为最励志的革命口号。

1906年秋瑾回国为起义做准备,第二年5月秋瑾召集浙江各地会党首领成立光复军,推举徐锡麟为首领,她任协领,商定农历六月初十在浙皖两地同时起事。然而计划被泄露遭到清政府镇压,徐锡麟被残忍杀害。7月13日下午清军包围了大通学堂,秋瑾和未及时撤走的学员不幸被捕。

负责抓捕秋瑾的是山阴县令李钟岳,他对革命党人同情,对秋瑾非常佩服。他采取比较仁慈的手法对革命党只抓捕不伤害。但指令他去抓捕秋瑾的绍兴知府贵福要他立即严刑拷问革命党人,但是直到第二天李钟岳仍不肯刑讯逼供,他不仅同秋瑾面对面交谈,给秋瑾备座椅,还让秋瑾自己写出供词,于是留下了秋瑾那句“秋风秋雨愁煞人”的七字传世绝命诗。

绍兴知府贵福怀疑李钟岳有意偏袒秋瑾,决定处死秋瑾,他召见李钟岳,要求马上执行死刑。李钟岳先是以“供证两无,安能杀人”为理由拒绝,但最终又不得不执行上面的命令。

无奈的李钟岳连夜提审秋瑾,告诉她斩令已下,“事已至此,余位卑言轻,愧无力成全,然汝死非我意,幸亮之也”。李钟岳心如刀割,“泪随声堕”。秋瑾提出了三件要求:“一是准许写家书诀别;二是不要枭首;三是不要剥去衣服”。李钟岳成全了她最后的两个愿望,秋瑾从容走向绍兴轩亭口,慷慨就义。

但绍兴知府贵福对李钟岳袒护秋瑾的行为极为不满,向上面反映要求查办李钟岳,没过三天李钟岳即被革职。李钟岳离职后寄住杭州终日闷闷不乐,反复念叨“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对秋瑾之死深感内疚,对着密藏的秋瑾遗墨 “秋雨秋风愁煞人”七个字声泪俱下。在良心的责备下他几次自杀未遂,家人不得不时时防范,但最终他还是在家中自缢身亡,此时离秋瑾被害还不到一百天。

辛亥革命胜利后的1912年,秋瑾墓和鉴湖女侠祠在杭州西湖旁兴建,并将李钟岳“神位”祀于祠中,以纪念他为秋瑾殉道的悲壮义举。 “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这是秋瑾的诗句,也是她一生的写照。她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