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民宿
舟山颜值爆表民宿连成片,有钱也不一定能住到


舟山颜值爆表民宿连成片 有钱也不一定能住到

“2014年我们纯利润有80万,去年台风多,少做一个月(旺季),赚了60万。”舟山枸杞岛泊客渔家民宿的老板娘俞兰笑脸盈盈,“去年6月中旬到9月,我们的入住率在96%左右,订房都得提前一个月。”

截至2016年5月25日,枸杞有113家民宿,2025张床位。相关工作人员透露,2016年,枸杞又将新增8家民宿。因为想开民宿的太多,当地民宿申请需要抽签决定。

在嵊泗,770余家民宿之外,五大渔村还随处可见搭着脚手架,早7点开始施工的民宿;在岱山秀山岛,同时期,三个返乡青年,忙于装修自家民宿,赶在旺季开业。 2015年,携程与舟山合作的酒店已经达到2400家,其中包含客栈民宿1800家,占到了总数的75%。

舟山民宿数量,已经超过了莫干山与杭州。

这些民宿,正在透出光,让舟山有了新的点击量。

不同宿客,连成群岛民宿天际线

“那么多房间,我自己住不过来,不如给朋友住住,做做生意。?”秀山岛秀东村田畈路,俞乐逸的田畈民宿,是村里唯一民宿,“去年刚开业,接待了千把个客人,做了十几万元。”“生意难做,还是旅游这块有前景。?”去年俞乐逸将自己家重建,按2000元/平方米的标准装修,投入了200多万元。“携程、微信我都自己来。上个月,有个湖北客人联系我,订了7月份一整个月的房。”60岁的他满心期待。“今年收益至少翻倍!?”

舟山旅游发展红火,带动了民宿热;民宿热,加速了舟山旅游发展。

经营民宿的主体,不再局限于守在故土的中老年人。不少回乡创业的青年,也带着眼界与阅历回到家乡。

嵊泗基湖村的85后郭一萍,毕业后在宁波当幼儿教师。嵊泗急剧增加的游客量让在外的她嗅到商机,回乡创业。

郭一萍主导了一次家庭会议,说服已开办家庭旅馆20余年的父母,筹资150万元对原来的老楼进行重建,将房间从7个增加至15个,添置个性化装饰。 她的新民宿“家外家”在携程网等专业旅游网站推出后,年利润从3万多元增加到30多万元。

民宿热潮下,舟山更是吸引了其他城市白领阶层的到来。他们到这里租下老房子,推倒重建精品民宿,引领了当地民宿的新风尚。 重庆人小豪,到枸杞开起第一家民宿——阡陌,打开了枸杞旅游市场;江苏无锡人苏苏,辞去了银行高薪工作,为枸杞的美景留在异乡建dreamhouse(梦想屋);杭州媒体人黄莺与她的“青鸟”是“嵊泗民宿联盟”里说得起的“榜样”。

这些外来者,在想换一种活法的同时,也为民宿经营带来了新的理念与头脑风暴。而宿主的这些不同,又直接造就了民宿的不同样貌。

不同运营方式,演绎舟山的“海派”

原先只提供床位和早餐的民宿经营方式,在舟山变得丰富多彩:渔家客栈、主题民宿、生态民宿、私家民宿,在舟山竞相开花。

嵊泗东海渔村,是当地最早扬名的民宿村落,以渔民画壁画,及近海体验为特色。在携程网,搜索东海渔村1公里之内的民宿,有164家,百米之内,就有65家。

5月17日-18日,渔夫客栈,客满。2008年开业的渔夫客栈是朱家尖乌石塘第23家渔家客栈。它从餐饮特色、装饰风格、出海体验等方面让游客感受到普陀浓郁的渔家风情。

老板娘张飞英介绍,她们之后,乌石塘景区内,又多了许多提供类似服务的民宿。截至2015年10月,乌石塘景区民宿记录在朱家尖风景旅游管理委员会下的共有72家。

这些渔家风情的民宿,多以“渔村”形式抱团集聚热效应。

有规模效应,就有“特立独行”。

舟山全域,根据地域不同特色,与客流分布,市场衍生出了更具竞争力的民宿形态。新建生态村民宿、东海大峡谷民宿等生态民宿,催生在乡村游热潮下,又为民宿型生态游提供了可能;南洞火车民宿、HelloKitty“粉色小屋”等主题名宿,在民宿竞争中找到了营销突破口;东荷嘉园,还有了仅提供整租的高端私家民宿——“海岸岛主”,日租金在3500~6000元。

这样多样的运营模式,给游客打开了另一扇看舟山的窗,一种玩舟山的方式。

不同功能,丰富海岛旅游目的地

除了渔家体验型、海岛休闲度假型民宿之外,舟山的民宿“舶”来了另两大类。

在朱家尖和东极,有了自助体验型民宿,青年旅舍,强调自助互助、实惠、不浪费,以社群生活和文化交流著称。顾客多为背包客、夫妻或结伴而行的游客。

入住普陀泥巴国际青年旅舍的台湾人黄海屏,走遍广西、西藏、新疆、内蒙古、黑龙江等省市……他将舟山作为本次旅行的终点站。他这样评价民宿:“我喜欢民宿,因为它刚好和我想的一样,环保、自助、人文、友好。符合背包客的精神。”

在他看来,舟山的自助型民宿还不够多。

得益于外来艺术家、媒体人,舟山的艺术体验型民宿多了起来。这些民宿体现了店主个人的强烈风格,融入了较多的设计元素。“过去媒体的工作,让我接触了很多人,累积了很多经验。”台州人黄莺,在杭州干旅游记者,正自己动手修改阳光房的设计图。嵊泗“青鸟”民宿,摆放了许多她就职的周刊,3米高的黑板上画着欢迎来青鸟,房间名起的“瓶覗”,钨丝灯低低悬挂在公共空间,尽管她自己不认为,多数游客仍给了青鸟很文艺的评价。在“海岸岛主”,则是另一种景象。公共空间,摆放着少岛主在北大袁培班的照片和他的钢琴,另一边女岛主备下了香道、茶道的工具,和讲不完的故事……

这些民宿,给用户提供个性化产品或体验活动的地点,也引发了不少游客的“猎奇”心理。

正因为民宿的不同功能,海岛旅游目的地的丰富性被不断拓展。而《舟山市旅游业发展“十三五”规划(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十三五规划”)中提到,未来舟山旅游还要打造禅修体验产品,这又为舟山民宿的功能指了一个方向。

不同“距离”激发化学效应

民宿之间,还在发生因为“高差”所带来的化学反应。

年轻人与年长者的年龄差,带来的是观念的变革,模式的创新。2011年,朱家尖东沙经济合作社村民整村搬迁至新居“东荷嘉园”。优越的地理条件,让村民萌发了创业的想法,可装修完成后生意清淡。2013年,大学生顾锡磊回家创业,学网络设计的他,马上想到将自己的民宿推上网。他带着村民,加入了艺龙、携程、同程等网站。

4年,东荷嘉园由原先的捕鱼村变身为“卖”旅游的电商村,4年,电商收入从“0”到破千万元。外来眼光与原住民的眼界差,带来了内容的升级。

5月24日周二,嵊泗懒懒堂民宿,因接团满房,这让想第六次入住的上海人薛骏麟跑了个空。懒懒堂,花园的公共空间坐满交谈的游客,大厅错落有致的木头留言墙招人眼,前台放着嵊泗手绘明信片,主人杨斌杰还计划着在门口添设“钥匙墙”。“民宿的蛋糕很大,我们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

嵊泗县美丽海岛建设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像杨斌杰这样创办民宿的大学生,已成为新改造或新创办民宿的主力,数量接近总量的三分之一。这还不算,将整个设计、施工团队带到嵊泗、枸杞的外来客黄莺、苏苏等人。当标杆出现的时候,人们就有了追赶的榜样。舟山的渔农家乐开始转型了,并呈现出多元化的趋势。

在“十三五”规划中,舟山将以“东海人家”为统一品牌,到2020年,建成400家精品海岛民宿。秀山岛,就是发展的重点区域之一。

秀山岛风景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郑丰明,曾多次踏上嵊泗、杭州等地,学习考察。郑丰明,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叠名片“东方园林”“眷舍”“花季”(民宿投资公司),在海岛建设民宿这件事上他们同样很“急”。2016年,正是首个舟山民宿推广年。市旅游委规划处吴笛说,海岛旅游促进了民宿业的火爆,各种民宿像花儿一样绽放。未来舟山民宿多元化及满足各层次需求的多样性将会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