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民宿
在国外开一家民宿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旅行,对于不同人而言,有不同定义。
    像当地人一样生活,是其中一种,也是我追寻的一种。如何才能假装当地人?多次旅行下来,我发现了一条捷径:


  住民宿。

  和友人曾在东南亚晃荡一月,为了感受风物人情,几乎选择的都是民宿,如此一来,额外得到了bonus,那就是开民宿的人。

  这些人里,既有本地人,也有外国人,为什么要“我家大门常打开”,答案也是五花八门:

  有到此一游不复返的;有此心安处是吾乡的;有赚钱谋生讨老婆的;有空巢贵妇租别墅的……

  更有趣的是,当我们把母语交换成另一种语言,言语部分丢失中,似乎也奇妙的保持了平衡,碰撞出了新的东西,有点类似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桥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头脑一时发热,我记录下一些对话,这些开民宿的外国人们,他们在想什么?

  Stephanie 越南会安 德国人

  在刻板印象里,德国人严谨,甚至近似于古板,但在越南会安开民宿的Stephanie,更像是一个浪漫冲动的决定。

  Stephanie说,她和男友喜欢旅行,有一次环游越南,无意中发现了会安,他们一致认为,这是他们见过最美丽的城市,于是,他们决定留下来,在这个城市生活。

他们租了一栋房子,开始是各种空白,如今在他们捯饬下,变成了五颜六色,有一面墙,天南地北的租客们,写满了不同国家的文字,有一句中文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翻译给他们听,他们觉得意境真好,虽是中文诗句,似乎也放之四海而皆准。

  他们租了一栋房子,开始是各种空白,如今在他们捯饬下,变成了五颜六色,有一面墙,天南地北的租客们,写满了不同国家的文字,有一句中文是“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我翻译给他们听,他们觉得意境真好,虽是中文诗句,似乎也放之四海而皆准。

  为什么开民宿?Stephanie说,因为可以认识不同国家的人,更有趣的是,每个来住的人,都把国家最美好的一面带过来,旅行的人总是美好的,他们放松愉快,讲述他们自己,讲述他们的城市,很有意思。

  Stephanie应该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她还取了越南名字,叫SAO。男友michael,每天晚上,给邻居小孩义务上英文课,一盏旧旧的灯,孩子们羞涩又认真,跟我们聊天会笑,michael鼓励他们把英文说出来,有大胆一点的,跟我们攀谈起来,类似初学英文课本上的对话,有点鼓励的回应,相互都有着趣味,那场景很美好。

  lady 越南岘港 越南人

  lady当然不叫lady,但是她的管家让我们管她叫lady。

lady是有钱人,住着一栋别墅,有花园,有私人游泳池,为这所房子服务的人也不少,管家、女佣、园丁、保安,她拨出几间客房当民宿,房费和住宿完全不匹配,当然,我指的是盛惠,所需不过300余元。

  lady是有钱人,住着一栋别墅,有花园,有私人游泳池,为这所房子服务的人也不少,管家、女佣、园丁、保安,她拨出几间客房当民宿,房费和住宿完全不匹配,当然,我指的是盛惠,所需不过300余元。

  lady为什么开民宿?她一直没有给我正面的答案,只是希望level高一点,将来费用也高一些,但她对我们却是异常大方的,一切都是free,让女佣煮饭给我们吃,还自己驾车送我们去当地有名的海鲜店。

  她不怎么主动说话,总有管家陪着,充当代言人。管家说她喜欢我们,像自己女儿一般,或许有夸张,但也许可以从这个角度理解她,她有三个子女,大女儿和一对双胞胎儿子,都在美国念书,我没有问更私人的问题,但偌大一栋别墅,似乎只有她一个人。

  lady的民宿没有继续,帮友人查询时,显示房源已经失效。

  Bino 越南芽庄 本地人

  除了靠海外,Bino的房子没什么特别,但我们还是毅然决然定下了,因为有一些评论暗戳戳的提到:房东的弟弟小鲜肉一枚,实在太帅了。

事实证明,真的很帅,他刚念大学,他们校服是军绿,迷彩服的颜色,总让人疑惑是开学军训。

  事实证明,真的很帅,他刚念大学,他们校服是军绿,迷彩服的颜色,总让人疑惑是开学军训。

  有天晚上,他和同学们在楼下聚会,五六个人,弹着吉他唱歌,那是我们走过的青春。

  为什么开民宿?Bino动机非常直接,他跟我说,因为芽庄是一个旅游城市,对当地人来说,开民宿是good business,他当时还是单身,开民宿会帮他赚钱养家,存够老婆本。

  我对话的房东们,他是唯一当生意经营的,他家还可以吃饭,从早餐河粉,到晚上的海鲜档,或许是做生意的缘故,味道是真的好。

  但也是险象环生,我们因为环游东南亚的关系,换了各种货币,其他国家的钱,出门并不带在身上,后来结账时,越南盾不够,只有用美金,发现少了200美金,再看其他,大额泰铢等也少了,只少一部分钱,我们开始还有些疑惑,后来网络一查,原来是一种惯有的现象,多清扫工人所为,只拿一些,不至于让人发现,住偏商业的Airbnb时,也要谨慎。

  Mike 越南胡志明 海归

  Mike也是越南人,但他稍微有点不同,他是海归。

  和Bino一样,他们或许是同龄人,但千差万别,一个传统本土,一个现代西化,Mike的民宿非常有型,楼下是美式简餐厅,旁边一间,是友人开的独立设计师服装店,房源只有三间,每间都超有设计感,无论配色还是布局,都很有B格,浴室里用的洗护产品,也是欧舒丹。

Mike说,他和另外一个合伙人Bunker,有一个理念是“哪怕在这里只住一天,你都是生活,而不是旅行”,坦白说,看到冰箱上各式各样全球飞来的冰箱贴,书桌上满满的书和玩意儿,确实家的感觉比较强。

  Mike说,他和另外一个合伙人Bunker,有一个理念是“哪怕在这里只住一天,你都是生活,而不是旅行”,坦白说,看到冰箱上各式各样全球飞来的冰箱贴,书桌上满满的书和玩意儿,确实家的感觉比较强。

  为什么开民宿?Mike说,一方面是觉得很有趣,可以认识很多人,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另一方面,他们想介绍新越南,我觉得这点更重要。

  在他看来,越南有传统一面,也有新的一面,如果你五年前来过越南,你会发现大不相同,它更国际化,艺术、音乐、人,都在变化……

  但在刻板印象里,外国人眼中的越南,仍然是传统的,他们想传递新越南。

  Mike很坚持,他提供的早餐是美式吐司,不是越南河粉。

  valentina 柬埔寨暹粒 意大利人

  小时候,valentina的妈妈不让她养猫,如今,她养了四只猫,如果猫哭了,她会很担心,马上抱起来,你怎么了?她丁克,不要小孩。

这栋民宿,是她租下来的房子,租了十年,有非常美丽的院子,她和丈夫住一楼,二楼两间房是民宿,挂满了照片,都是她拍的,彩色的破旧房屋,夕阳下的渔船,海边的礁石,很有张力。

  这栋民宿,是她租下来的房子,租了十年,有非常美丽的院子,她和丈夫住一楼,二楼两间房是民宿,挂满了照片,都是她拍的,彩色的破旧房屋,夕阳下的渔船,海边的礁石,很有张力。

  她似乎很喜欢颜色,红的门,绿的墙,蓝柜子,紫色蓝色红色窗帘,一条一条,撞得很好看。

  valentina说,她第一次来柬埔寨,是2008年,这里让她内心平静,后来她又断断续续来过几次,2012年,她生活出现了极大的变故,又来了柬埔寨,她正处于动荡中,这里让她相对平静,她决定来这里定居,把柬埔寨当成家。

  她在这里认识了现在的丈夫,英国人,很恩爱,他们会做很棒的料理,valentina做的巧克力熔岩蛋糕,非常非常好吃。

  Pramada 马来西亚吉隆坡 印度人

  在吉隆坡的房东,是一对很可爱的印度夫妇,中年人,有个18岁的女儿,在印度念大学,盛装穿沙丽的照片,很美。

  他们来吉隆坡,是因为丈夫公司搬到了马来西亚,所以一家人过来,妻子不用工作,我们住的是一套公寓房子,不同于之前的楼上楼下,跟住自己家的感觉很像。

  Pramada 夫妇很喜欢旅行,先生是摄影发烧友,家里摆着大大小小的相框,全是他在各地旅行时拍的照片,我友人是摄影师,说给他听,Pramada 打趣说,一个是赚钱,一个是赔钱。

在国外开一家民宿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为什么把家里当民宿?他们说,喜欢不同的人来家里做客,分享不同的经验,非常有趣。

  他们家不大,但住了很多人,我们最开始住客房,有两个妹子住隔壁,没有门,挡了一大块帘子,后来人更多了,沙发那边也住人。

  印度女人平时也穿传统服饰,她帮我搞懂了“眉中间有颗红点”的意义,原来只有已婚妇女,才是点红色的痣,未婚女子点痣不用红色,而是用黑色。

  Eddy 新加坡华人

  Eddy是华人,祖籍是福建人,但父亲那一代就定居了新加坡,他和儿子、孙子,已经有四代人。

  他的民宿,是一栋房子,三层楼,浓郁的中式风格,许多物件都是他费心淘来,有时在外的华人,衣食住行上,反而更为华人。

  说来有趣,许多马来西亚、新加坡一带的房子,很有特色,南洋风、中国风杂糅在一起,特别是广东、福建风味,比如骑楼等,融合变异,自成一体。

  这是Eddy的旧房子,住了十多年,他和儿子搬到了新居,如今这里住的,只有他的菲佣,担任管家。

在国外开一家民宿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为什么做民宿?Eddy说,三年前,他退休了,本来想把这栋房子租出去,有朋友说,为什么不做民宿呢?

  这个很时髦,他尝试开了一间房,结果客人来,觉得很棒,booking越来越多。

  在开民宿过程中,他也有自己乐器,通常他是白天过来,认识一下房客,有时候机缘巧合,就成了朋友,这是租房子带不来的乐趣。

  他说,民宿不比酒店,房客更像客人,跟住酒店时不一样,他们更规矩、更礼貌,也更朋友。

  有趣的是,他有一个睡莲池,里面养了鱼,翠鸟常常跑来偷吃,他不得已,就挂了许多黑色的塑料鸟,翠鸟吓到了,就没再来偷鱼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