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邮轮体验
阿拉斯加邮轮行记

    在加拿大和俄罗斯中间,有着美国的第49个州——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一样,是冰天雪地的代名词。这里不仅有丰富的石油和金矿资源,还有着良好的生态环境和优质的旅游资源。其中,阿拉斯加的邮轮旅游线路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登船·

  邮轮码头在加拿大广场(Canada Place), 广场的五帆型建筑已是温哥华的地标之一,周围的建筑物新老交替,极富层次,而码头上停靠着的邮轮也蔚为壮观。上船不久后,巨轮便拉响长长的笛声离港而去。轻微的振动,安静的客舱,我不禁起了困意,等一觉醒来已近傍晚,赶紧拿起相机上顶楼甲板,生怕错过了日落。海上的日落与陆地上不同,由于没有遮挡,更显得气势磅礴。晚霞照耀在白色的船体上,把甲板上的一切都染成了金黄色。顶楼甲板上一对外国情侣执手相望,更增添了些许浪漫的情调。随着太阳没入天边,天色渐渐变成一片静谧的蓝紫色。此时凉风渐起,似乎是阿拉斯加对我们的召唤。

游轮

游轮

  ·海上航行·

  第二天全天都在海上航行。或许是由于明差的关系,我们很早便醒了。此时天刚蒙蒙亮,走到阳台上惊喜的发现,窗正好对着东面。我回房拿上相机,坐在阳台的躺椅上等待日出。天边的云彩挂起一层金边,地平线上的北美大陆透着幽幽的蓝色。然而好景不长,到了中午天渐渐阴了下来,还夹杂着小雨。船上的乘客都躲进了温暖的船舱里,甲板上偶尔有服务人员经过。海上还泛起了迷雾,天空和大海一片灰秃秃的望不到边际,或许这就是阿拉斯加吧。

鲸鱼

鲸鱼

  ·与鲸鱼的邂逅·

  第三天仍旧醒得很早,可惜天公不作美,海面上阴云密布,远处的山峦上挂着厚厚的雾气,有几分海外仙岛的神秘。不多时,巨轮便缓缓驶入朱诺港口,按照我们自定的行程,将坐小船探寻驼背鲸的踪影,接着去参观冰川公园。

  下船后,来到另外一个只供小型船停泊的码头。我们的观鲸船正在码头等着我们。船不大,分上下两层,二楼为一半露天一半室内,可在两层间随意活动。在海上航行了半个多小时,游艇行驶到了一片开阔海湾。几只观鲸船在海面上漂荡、等待。

  船长放慢速度,乘客们都挤到船舷上放眼搜索。不一会儿,随着一阵惊呼,大家纷纷往船的左舷挤去——鲸鱼来了。远处海面上冒起了几个黑点,忽隐忽现。我赶紧换上400mm镜头当望远镜用,只见几头座头鲸在海面上游弋,黑点就是他们隆起背鳍。船上瞬间安静下来,大家都不愿意打破这刻美妙的宁静。“噗”!伴随着远远传来的水声,海面上喷出一道白色的水雾,紧接着一条鲸鱼浮出水面,巨大的身躯把海水扬起,又落下,激起一片波浪。几起几落,鲸鱼忽然高高隆起背脊,随后一头往下潜去,巨大的V字形的尾巴翘出水面,把海水甩出一道完美的曲线后缓缓地没入水中。

  座头鲸渐渐多了起来,三五成群的在这片海域嬉戏,海面上喷出的水雾此起彼伏。还有海豹来凑热闹,成群结队地伴随着鲸鱼游动。突然,毫无征兆的,一条巨大的座头鲸跃出水面,巨大的身躯几乎笔直于海面。鲸鱼身上的条纹看的一清二楚,长长的鱼鳍仿佛一对翅膀。这一刻仅仅持续了几秒,随着巨大的水声和浪花,鲸鱼跌入水中。正在遗憾刚才准备不及只拍到了几张鲸鱼下落的照片时,另外一头鲸鱼突然在我们眼前一跃而起。我赶紧一阵连拍,之后仍然有不少鲸鱼在周围活动,可惜却不再有惊人的跃起。据船长说,能够连续看到两次鱼跃已是稀罕事,希望他不是在哄我们。

黑熊母子

黑熊母子

  ·黑熊母子·

  第四天的清晨抵达了三文鱼之都Ketchikan。但是这次,我不是来钓三文鱼的,而是来看它们的捕食者——黑熊。来到黑熊保护区,向导带我们沿小路进入丛林,林子里有一小溪穿过,山泉丰沛,正是黑熊喜欢的环境。在林中高高的木头栈桥上,向导对我们进行了一番安全教育,主要是不要掉队,不要大声喧哗。

  这时水边的树丛中钻出一头黑熊,探头探脑地沿着水上的枯树向溪流里走去。随后,一头小熊欢快地跑出来。小家伙可活泼多了,这里看看,那里闻闻,一下就追到了妈妈的身边。小熊在妈妈身边撒起娇来,用头蹭着母熊。母熊并不理会,扑通一下跳进溪水,逆流而上。小熊在枯树上踌躇半天,也跃入水中,追着母熊而去。

  栈桥下又跑来一对黑熊母子,看来这里是小熊的理想栖息地。母熊警觉地坐在地上,不时向我们张望。小熊倒是完全没有戒心,在母熊身旁又跑又咬。过了一会儿,母熊放松了警惕,趴在地上休息。小熊也似乎累了,竟然爬到母熊身上,一屁股坐在了母熊的背上。现在看起来这些黑熊憨态可掬,但仔细看它们巨掌上尖利的长指甲,就知道在可爱的外表下也有凶残的一面。好在黑熊很少主动攻击人类,因此历史上死于黑熊掌下的人数并不算多。

冰川

冰川

  ·冰川湾·

  邮轮行程上唯一不靠港的景点,也是整条线路的亮点——冰川湾国家公园(Glacier Bay National Park)。从地理位置上看,冰川湾就在朱诺的西南面,海湾深入内陆的冰山间,形成内湖。国家公园内有数条巨大的冰河,也保存着全球为数不多的前进冰河。国家公园内没有供游客使用的道路,所以飞机和游船是最佳的观赏方式。

  邮轮清早便沿海湾缓慢向里驶去,越接近冰川,山上的植被越稀少,逐渐露出了狰狞的岩石。渐驶渐进,冰川颜色也慢慢变浅,成为一种淡淡的蓝色。当船停稳,已经非常接近冰川了。这道墙一般的冰川比邮轮更为高大,巨大的邮轮在它面前就好像一艘观光小艇,这就是著名的兰普鲁冰川!船上的游客再一次集中到了船舷边,陶醉于神奇迷人的冰川上,连凌冽的海风都忘记了。

  用长焦镜头细细观察冰川,巨大的冰块像尖刀一样层层叠叠地从冰河的上游涌来。临近末端,冰川像被割裂了一般形成一道整齐的切面,冰面上密密麻麻纵横着无数纹理,就好像牛肉脂肪的花纹,只不过它是冰冷的蓝色。

  群山之中,一道和缓冰坡伸入海中,比兰普鲁冰川更为湛蓝。但近看冰川上披了一层沙土,黑黑的,显得有些落魄。忽然,“轰”一声巨响,一块冰块脱离冰川落入海中,溅起巨大的水花,断裂面上露出一片洁白,就像冰川褪去了沧桑的老皮而得到新生一般。

  站在船舷上凝视冰川多久都觉得只是一瞬,而只有邮轮的慢慢远去才提醒着人们时间的流逝。冰川由面化为线,化为点,最终被山脊所遮盖。虽然今天没有惊艳的冰川日落,但阴冷的天气却诠释了阿拉斯加的冷峻。

  当船再次回到温哥华港口,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照射在港口上,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有一种从仙境重返人间的感觉。这也是我们下船的日子,虽然有些不舍,但这次旅行还算满意。又或许我下次还会再来,那一定还会有另一番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