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民宿
小房子大情怀,在民宿里找寻另一种杭州

        在民宿里,找寻另一种杭州

  小房子大情怀

  “我与丈夫在云南香格里拉经营了10多年青年旅舍,而今回到杭州,打理这家民宿。两个地方风貌不同,两家旅店风格不一,不过那些好玩的元素还是贯穿在其中,值得我们坚持做下去。”曙光路南端,梧桐掩映处,“旅行者漫步”的店长小顾说。初冬的午后还有些暖意,木地板上摆着几把彩色椅子,落地窗外是大片金黄树冠。老板阿不曾是小顾的客人,两人相识在旅途,现在一起在露台晒着太阳。

旅行者漫步主题酒店

旅行者漫步主题酒店

  今年5月,“旅行者漫步”开张,一、二楼是杭州有名的“旅行者”酒吧;三、四、五楼装修了17个房间,四人间、亲子间、大床房、标间等,大大小小,质感皆佳;四层和五层有两个大露台,景致极好。

  “以前这儿是家小旅舍,客源多是从火车站拉来,房间很小,水管都网床底下铺。我们对建筑做了从头到尾的改造。”阿不说,大家前前后后投入了500多万元,使陋室生光。老木头拼成的地板,配上暖色灯光,氛围立刻就不一样了,床垫床品的品牌与著名酒店一致,舒适度毫不逊色。房间的窗户都很大,正好可以借景。家具、摆设都是精选良久后敲定的。

  谈起开民宿做主人的经历,阿不自己也说不清是冲动作祟还是酝酿已久,只觉得在一个合适的时机,觅到一个合适的地点,一群志趣相投的人,开了一家有气氛的店,为来杭游客提供了一处有些特别的落脚点……正是这些“一”的聚合,构成了民宿的情怀与巧思。

民宿阳台

民宿阳台

  在杭州,类似“旅行者漫步”的民宿已不是什么稀罕事物。杭州市旅游委员会主任李虹曾说,好的民宿要让游客在地理上接近都市,在心灵上远离都市。三面云山一面城,城市东南、西南、西北地势渐高,丘樊渐密,层峦叠嶂,捧出西湖这颗明珠,也成为环抱都市的清幽佳景。山麓平缓处,散落着满觉陇、四眼井、杨梅岭、白乐桥等城中小村,地势的差距使得房屋庭院彼此错落,村人几百年来都以种茶为主要营生,这些年因茶而兴,因旅而盛,发家致富的同时,仍保留下大片茶田、茂密植被以及那股原生态的社区气息。闹中取静、独门独院、风景、生态、慢生活,这些关键词,为杭州的民宿植根提供了最好土壤。

  据不完全统计,杭州现有200多家民宿。便利的交通,开放式的景点,使得来杭度个小假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行程松散而休闲,不仅期待路上的风景,也期待着落脚处的风景。

  做民宿者,大都有种理想主义情怀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实一方水土也造就一方民宿。杭州的民宿不像一些古镇上的民宿强调‘原住’、‘古味’感觉,也并非直白的‘归园田居’,而是蕴含了一种与日常生活文化若即若离的舒适。”民宿爱好者莫女乔,在几经比较后,这样做结论,她觉得杭州的民宿,是在亲近山野的基础上,结合现代生活的便利性,融入主人的审美意趣,为客人提供的一种理想生活方式。

  因此,要做一家优质的民宿,绝非钱财靡费那么简单,要把这番形而上的哲学浸润到形而下的营造细节中去,并不容易。

漫居主题酒店

漫居主题酒店

  “漫居”算是杭州四眼井区域最大的一家民宿。2009年冬天,“漫居”开张时,周围还基本以青年旅舍为主,背包客们拿着地图摸索过来,40块钱一张床铺的八人间是主流,人们提及这里,大都会用年轻、简单、背包客的福地来形容。“漫居”无疑打破了这一惯常印象。58套主题客房,分布在7栋不同风格的小楼里,由于地势高低起伏,便建了许多栈道联结,甚至还有只超大滑梯,整个院落内七弯八拐,很有意思。

  营销总监杨晶说,因为主人热爱艺术,漫居里边有许多来自各地的艺术雕塑,客房和走廊也挂着不少油画。有几幢小楼只用些木料做装饰,有几幢立面却布满彩色涂鸦,树丛中还有只大大的海盗船club,混搭却不生硬,像个幻想岛。庭院里有一株板栗树,“漫居”建造时树已濒死,最初的建造者们曾花大力气将它救活,而今枝繁叶茂,每到秋天便挂满硕果。

院落景致

院落景致

  “民宿初期的投入大,利润率不算高,其定位与运营方法不断微调,不能以普通酒店标准去衡量,也并不像住客眼见的那般浪漫。我想做民宿者大都是有种理想主义情怀的,他们希望营造这样一个家园,作为心中的理想国,接纳来自四方的人。”杨晶说,这些年,周边不断有民宿易主,也不断有新民宿出现,主人来自各行各业,设计风格、主打卖点多种多样,市场亦在慢慢细分。许多民宿经最宝贵的,是民宿带来的人文启发这种基于善意的修缮与经营,使得民宿在产生经济效益的同时,亦带动起更多的社会关注和力量。

  杭州城郊的双浦镇,物产相当丰富,沼虾、甲鱼、莼菜、茶叶,杭州人的饭桌上,总少不了这些“双浦制造”。几年前,陆灵枫辞去了旁人艳羡的金融行业工作,在镇上的双灵村找了一间民居,打造她心中的“灵枫小院”。

小扣柴扉的温馨院落

小扣柴扉的温馨院落

  小院背靠错落有致的山,一堵灰色的矮墙,墙头有黑色瓦片,在一栋栋光鲜的农居别墅包围中,反而显得很突出。空置的农居里建成了客房,平地上铺了木地板,长条桌一摆,最适合在晴朗天里喝喝茶,发发呆。她说自己找到了最理想的生活状态,玩得不亦乐乎,花房里边烘焙西点,花丛之中折腾生活,按照自己的喜好与追求改造屋舍院落。

  镇上旅游办的陈霞没事也喜欢去那儿坐坐。她说:“若要盘算‘灵枫小院’给双灵村带来的直接经济收益,也许并不多,不过陆灵枫的民宿把她在大都市的朋友吸引过来,口口相传,带来更多的客人,在改建空置民居的同时,亦改变着双灵村的生活、美学地图,以及旅游形态。”

  “我们做旅游的理念有了一番全面的刷新。”陈霞说,“不再只着眼于打造一个景区,开发一批农家乐,而是有意识地把一些艺术家、文化人带到这里,将画笔交给他们,让他们去营建新一代的乡村旅游,为双灵村带来一些人文的业态。”这不只是改建个旧屋,怀个旧那么简单,而是想把一种富有诗意、想象营者定期会举办一些沙龙小聚会,分享一些经验,探讨一些问题,让民宿作为一个产业,获得长足而良性的发展。

  民宿,也许能成为杭州本土的酒店品牌

  杭州的民宿多是几百元一夜,上千元一夜的民宿是否会让人觉得有些颠覆概念呢?“隐居西湖”隐身在西湖景区周边上满觉陇、白乐桥、上天竺、杨梅岭、玉皇山脚5个村落里,租下8幢小楼,改建了60多间客房,房价从七八百到几千元不等。

  从上满觉陇的大路拐进一条不起眼的小巷,便是两栋带着庭院的小楼。总经理朱一将它们取名为“倚华浓”和“醉翰林”,眼下时节,地暖制热,很是舒服。他说“隐居西湖”专注做高端休闲产品,硬件设施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让度假的人,在享受高品质环境的同时,也体验到居家般的温馨。

隐居西湖连锁别墅酒店

隐居西湖连锁别墅酒店

  8幢别墅,最大的一幢有11个房间,最小的一幢仅2个房间。每栋小屋都配了一名管家,揽下了客人从入住那一刻起的起居饮食,记录下他们的习惯与要求,规划好他们在杭州的度假时光,俨然是“隐居西湖”最具附加值的福利。

隐居西湖之上满觉陇

隐居西湖之上满觉陇

  朱一说,民宿的经营管理与星级酒店完全不同,厚厚一本酒店管理手册,也没有用武之地,大家都是在探索中慢慢循路。“刚开始,我们的营收并不稳定,好的月份能达到100万元,有时一个月只有20多万元。现在稳定多了,已有3000多会员,平日能保持40%到50%的入住率,周末一房难求。”朱一说,“客人从最初带着质疑,到渐渐接纳喜爱,甚至与管家成为交心朋友。可以说,两年经营,是一个理想与现实不断碰撞的过程。可喜的是,已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这种休闲方式。”

  他觉得目前市场上的选择太多,以前人们说“杭州有什么国际品牌酒店进来”,后来人们问“杭州有什么国际品牌没进来”,现在人们更关注“杭州有什么本土酒店品牌”,人们在选择酒店时,已渐渐从“我一定要看牌子”向着“找个我喜欢的、有意思的住处”转变。“隐居西湖”的起点不错,不过只有在精耕细作方面把控得更深,才能从市场上突围,做成真正的杭州本土、专业的度假酒店品牌。

  公关空间,汇集珍贵的旅途记忆

  在杭州,要做成一间民宿的成本可不低。白乐桥、四眼井等地,农居房的租金大约在30万/年,“旅行者漫步”因毗邻西湖,租金更是冲破百万。虽然民宿的客源群体以白领居多,甚至能吸引众多企业来此举办小型会议,不过,由于先期投入大,经营的季节性强,回收投资成本的周期也很长。

  有意思的是,纵使寸土寸金,客房不多,这些民宿依然保留下尽可能大的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之于民宿,并不是指前台或咖啡吧,它可以是一片绿地,可以是一方露台,也可以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客人可以随意使用这些空间,看电影、聊天、把酒小酌、品茶、分享美食。“公共空间是民宿的精华。旅行应该是一个渗透,参与,扩大视野的过程。民宿的精彩,就在于此,它为旅行者提供了这样的一个空间,也折射出一个城市的品质。”阿不说。

  比如“旅行者漫步”,在走廊里、拐角处,都设置了小书吧,供人取阅。两个大露台总面积超过130平方米,景观很棒,布置得也洋气。他们鼓励客人来聊聊天、喝喝茶、开开Party,无论相识与否,都能在这里结为朋友。

  “隐居西湖”宽敞的一楼客厅很适宜举办聚会活动,厨房、餐厅、多功能室、游乐区等设置,让娱乐也有了股家宴氛围。“漫居”除了露台、客厅,还有不小的草坪与茶山。到了春天工作人员就忙着采茶、炒茶,客人有机会品尝到最新的龙井茶,尝试下制茶也很有意思。草坪是举行户外婚礼的最佳场所,每每有新人,住客们也会跑来围观,一起开怀,甚至被感动到流泪,杨晶回忆起来,也不禁莞尔。

  “民宿设置的公共空间,使其与很多酒店表现出的豪华疏离感不同,没有空旷的格局、商业化的笑容、模式化的应答。它所呈现出来的,是一种开放式的温暖,人在旅行中,可以说是精神最放松,态度最包容的时刻。”朱一说,公共空间,使得民宿成为组织活动的理想场所,产生旅途中偶然又珍贵的记忆。这一刻,山水成为背景,再好的硬件,再妙的设计只是表面,其中所蕴含的“融入”理念,才是民宿让人念念不忘的所在吧。

  最宝贵的,是民宿带来的人文启发

  这种基于善意的修缮与经营,使得民宿在产生经济效益的同时,亦带动起更多的社会关注和力量。

  杭州城郊的双浦镇,物产相当丰富,沼虾、甲鱼、莼菜、茶叶,杭州人的饭桌上,总少不了这些“双浦制造”。几年前,陆灵枫辞去了旁人艳羡的金融行业工作,在镇上的双灵村找了一间民居,打造她心中的“灵枫小院”。

  小院背靠错落有致的山,一堵灰色的矮墙,墙头有黑色瓦片,在一栋栋光鲜的农居别墅包围中,反而显得很突出。空置的农居里建成了客房,平地上铺了木地板,长条桌一摆,最适合在晴朗天里喝喝茶,发发呆。她说自己找到了最理想的生活状态,玩得不亦乐乎,花房里边烘焙西点,花丛之中折腾生活,按照自己的喜好与追求改造屋舍院落。

灵枫小院

灵枫小院

  镇上旅游办的陈霞没事也喜欢去那儿坐坐。她说:“若要盘算‘灵枫小院’给双灵村带来的直接经济收益,也许并不多,不过陆灵枫的民宿把她在大都市的朋友吸引过来,口口相传,带来更多的客人,在改建空置民居的同时,亦改变着双灵村的生活、美学地图,以及旅游形态。”

  “我们做旅游的理念有了一番全面的刷新。”陈霞说,“不再只着眼于打造一个景区,开发一批农家乐,而是有意识地把一些艺术家、文化人带到这里,将画笔交给他们,让他们去营建新一代的乡村旅游,为双灵村带来一些人文的业态。”这不只是改建个旧屋,怀个旧那么简单,而是想把一种富有诗意、想象力、亲和力、渲染力的文化带进来,让这里成为一个人文聚集的场所。“我想,陆灵枫和她的民宿为我们带来的启发,足够宝贵。”

  现在,杭州市旅游委员会已开始对民宿进行推广与调研。在这个旅游自由行、自驾游、散客化渐成主流的时代,民宿俨然已成为与星级酒店、经济型酒店并行的另一种选择,杭州旅游的新变化,也许就从这一座座小房子里,悄然铺开。(蔡姬煌/文由各民宿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