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邮轮体验
"抒情号"邮轮上:海天之间的亲情友情和"放空"


游客们正在邮轮甲板上拍照。


广场舞也能在邮轮上施展。


游客们与餐厅工作人员合影。



  邮轮为一场出行赋予了全新的意义。阳光下的甲板,湿润的海风让人放松,穿着旗袍的姐妹团一边拍照一边回忆水木年华,纯净的蓝色是最美的背景和见证。篷布遮出的阴凉里,祖孙三代在安静地对弈,弥补平日各自奔忙久不相见的遗憾。当邮轮与旅行相遇,旅行不再是单纯对于景点的快节奏追逐,船只也可以诉说着团聚,这里有生活的日常,也有旅行者的天堂。
  邮轮上的聚合
  地中海“抒情号”的船尾甲板,可以看到邮轮高速运转的螺旋桨划过后,激起的泡沫和波动的水纹留下的长长痕迹。
  78岁的韩茂生正在给自己的孙女和外孙讲解邮轮行驶的原理,平日里祖孙三人这样的团聚少之又少。女儿喜欢旅行,也深刻理解父亲的内心,所以每年都会邀请韩茂生一起出行。但是长途跋涉的旅途,不仅需要极度的热情,充沛的体力精力必不可少。年轻人追求刺激和激情,年老者喜欢轻松平和,久而久之,旅途将老人和年轻人分隔开,各自抱团各取所需,将他们远远分开。
  韩茂生今年拒绝了女儿的出行邀请,女儿捕捉到隐藏在父亲心中的压力,将机票换成了邮轮票,这才出现了甲板上的场景。“年轻人需要一场旅行释放压力,还要兼顾到孩子和老人,这些年来我们看过了山水、森林和草原,带着家人乘坐邮轮感受浩淼的大海成为了我的心愿”,韩茂生的女儿多方考察,确定了这条老少咸宜的路线。
  一位旅游达人说过,旅行的层次从低到高是步行、坐车、坐飞机、坐船。其中坐船是最高境界的旅行方式,因为坐船涵盖了人与海、人与人、人与时间、人与各种休闲方式、人与所处的临时社区之间的愉悦感受。用这样一场旅行凝聚家庭、慰藉家人,隐藏着中国人的智慧。于是更多乘坐轮椅的老人被子女推上邮轮,一起享受团聚的喜悦和大自然的馈赠。
  蔚蓝色背景下的甲板、舷窗口下的沙发、精致的美食前,她们一起对着镜头比出剪刀手。穿着旗袍、围着丝巾、脸上经过了细致的描画,优雅的笑容足以让人忽略皱纹。全船的人几乎都认识这组“姐妹团”,她们热情似火,在邮轮的每个角落留下影像,和每一位剧场演员、服务生合影。“和姐妹们在一起,好像回到年轻时一样闹一样笑”,经过上山下乡、甘苦与共的岁月,友情已经凝聚成生活的必需品。于阿姨和她的姐妹有一个约定,每年至少一起出行一次。
  选择邮轮,她们看中的是船上充分的自由。“之前的团游,跟着导游一路走、一路看,最后脚底和心一起麻木,晚上疲惫倒头就睡,一起出行的意义渐渐变淡”。邮轮上,时间在放慢,可以跟随自己的心境自由支配,旅行的本质得以诠释。
  一场陌生的相遇
  “抒情号”邮轮是一次两千多人的集体出行,共同的目的地和活动圈几次碰面后便可以熟悉地打招呼。尤其是分在“同一家庭”的人们,一起等待、排队、登陆、游玩,很快就熟络起来。
  从福冈返回邮轮的路上,两个阿姨聊得热火朝天,从家长里短到儿女情长,本以为她们熟识,却在登船前非常自然地打招呼分别。
  原来,这次旅行以前,她们从未谋面,“差不多的年纪,相同的境遇,非常投缘像是故人”,更加安心的是,离别之后,她们将天各一方,长久以来积压的心事找到一位最好的倾诉对象,而且不用担忧内心被戳破的尴尬。
  这是旅行的另一面意义,寻觅一位好友,相聚时酣畅淋漓的倾吐,离别时各自珍重,而邮轮的两千多名同行者,给这个机遇增加了更多的可能。
  旅途中的同伴还有一位舞者,正筹备在邮轮上举办一次舞蹈比赛,城市快节奏生活,舞蹈成为很好的舒压方式,她的学生越来越多。在邮轮上办舞会的想法来源于她与邮轮的初次相遇。
  “出生在青岛,从小就说喜欢大海,也只是站在风平浪静的海边眺望而已,第一次乘坐巨轮驶向海洋深处,才真正体会到人类的渺小和自然的壮阔,所有烦恼,都被海浪冲刷流走了……”
  她跳的肚皮舞来源于埃及,在自然中发育,“如今却禁锢在城市的钢筋泥土中”,邮轮甲板上,她迎风起舞,突然觉得这是每位舞者应该体验的经历,“筹备这场比赛,为了更多的人在海洋上舞蹈”。
  邮轮广阔的空间和独特的魅力吸引了更多慕名而来的组织者,他们将自己的活动安排在这最接近自然的地方,对参与者而言是一种海游体验,对船上的游客来说,可能多了一场视觉盛宴。
  旅行者的天堂
  “本以为邮轮旅行只属于老人,体验一番之后,深深感受到,这种旅行方式很适合放空的人,拿起饮料,看着茫茫大海发呆,一晃几个小时过去了”,邮轮的包容性,从来不限定任何一个固定群体。
  23岁的黄芪到邮轮之前本有顾虑,他和女友喜欢热闹、追求刺激,结果几天下来“简直玩疯了”。上午到卡拉OK房里K歌,“两个人喊个够”,下午吹吹海风、在泳池里游几个来回。
  晚上的活动最丰富,每个酒吧里都有驻唱或者舞蹈教练,音乐一响,不管会不会跳舞,都可以跟着节拍无所顾忌地放肆。东北大秧歌、广场舞、恰恰,世界各个舞种汇聚,热烈的气氛面前会自然而然受到蛊惑,身体不受控制地律动,满头银发的大爷冲上去、带着孩子的爸爸冲上去,扭动的腰肢、释放的笑容。
  这个时候,黄芪总会拉着女朋友跟着大家一起嗨,“跳到大汗淋漓还是不想停下来”。
  如果还有精力,黄芪他们会在午夜去迪斯科酒吧继续狂欢,在那里会碰上一群习惯晚上的年轻人,不用过多的介绍自然熟络。点上一杯鸡尾酒或冰沙,可以一直聊到天色泛白。“之后大家一起趴在船头看日出,对着大海放开嗓子喊,超级爽,那感觉就像杰克说的,我就是世界的王”。
  独自旅行的子高,用单反记录着邮轮上的人像脸谱。作为一名背包客,他一人穿过沙漠、徒步草原,“夜晚来临,一个人会突然陷入无边的孤单”,邮轮上永远不会有这种感觉,因为这里既有生活的日常,也有旅游者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