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麦爸”讲他的“麦子梦”

  新华网郑州5月29日电(记者宋晓东)“我希望有一天,扛着一穗沉甸甸的麦子,晃晃悠悠地去参加小麦种子大会,让全世界都来看看咱中国的麦子,那是多么骄傲!”说着自己的“麦子梦”,“麦爸”茹振钢咧着嘴,笑眯了眼睛。

  1958年出生的茹振钢,儿时便赶上了3年自然灾害,饥饿是那个时代刻在茹振钢身上最深的烙印。粮食的奇缺,种地的艰难,这些童年的记忆让茹振钢对小麦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情。

  “我一直有一个梦想,那就是一定要让我们中国人吃饱饭,粮仓里堆满自家的小麦。”茹振钢说。

  上世纪80年代初,刚刚参加工作的茹振钢发现,我国麦田大部分都种着意大利的小麦品种,小麦亩产只有500-600斤,很多农民靠吃红薯过日子。

  “种子都依赖别人,咋能捂住自己的粮袋子?绝不能让自家的麦地种满外国种子。”茹振钢说。

  在跟随导师黄光正教授学习的过程中,茹振钢对自己的“麦子梦”越来越有信心。1983年,黄光正培育的百农3217一经问世,便受到广泛认可,这个每亩增产200-300斤的国产种子,迅速超越意大利麦种,成为当时黄淮海地区最受欢迎的品种。

  “挤掉了洋品牌,让农民种上自己当家做主的小麦品种,那是种说不出的自豪感!”茹振钢说,那时起,他便充满信心要把小麦育种事业坚持下去。

  在随后的日子里,茹振钢用脚踏实地的科研工作追逐起自己的“麦子梦”。

  为了找到小麦生长问题的根源,他连续几天吃住在麦田里;为了确保数据精准,他带着科研团队一株株地手工脱粒;为了解各地小麦生长情况,他几乎跑遍全国每一个小麦产区。

  30年来,茹振钢相继培育并推广了“百农62”、“百农64”、“矮抗58”等多个小麦品种,累计推广面积3亿多亩,成为名副其实的“麦爸”。

  “荒野只身浴冰霜,手捧心物暖肝肠”,茹振钢曾作诗表达自己对小麦育种的执著感情。2014年,因培育出高产多抗广适的小麦品种“矮抗58”,茹振钢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但茹振钢的“麦子梦”却并未画上句点。“科技需要不断地创新开拓,永远没有终点。”茹振钢说。

  为了赢得杂交小麦这个世界性科研竞争,茹振钢率领团队进行作物生态育种、网络代谢、形态构型及适应性仿真研究,开展了巨型小麦新品种创建、高产小麦的形态结构及生理机能和低温敏感型小麦雄性不育杂种优势利用等研究,创育出小麦温敏雄性不育转换系BNS,取得黄淮麦区杂交小麦研究的新突破。

  “一次次地向梦想靠近是最幸福的事儿,总有一天中国将成为世界粮仓,中国的农业科技会冠领全球。”怀揣着金色的“麦子梦”,茹振钢朝着麦浪涌动的方向,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