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让体育之桥连通世界——记活跃在国外的中国教练

  新华社北京5月27日体育专电

  新华社记者苏斌 周欣 卢羽晨

  他们,在运动员时期从事着不同项目,经历着不同的人生轨迹。但他们的身上,有着相同的标签:前往国外执教的中国教练。

  曼德拉说过,“体育具有改变世界的力量”。在跨越国界、将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联系在一起的过程中,体育的作用不可或缺。

  作为一个体育大国,近年来中国向其他国家派出了多位教练员,为当地的体育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们就像一块块石砖,搭建起了中国与世界的体育之桥。

  马进:演员与跳水的错位人生

  “我一点也不喜欢跳水,我小时候最想做、也最有希望从事的职业是演员。刚开始跳水时我只要一站上跳台就害怕,觉得跳水太恐怖了。”如果时光倒流30年,再给马进一次机会,或许她会做出与现在不一样的选择。

  马进来自于文艺世家,父母和亲戚都是文艺工作者,害怕跳水的她,最后却将自己觉得恐怖的事情变成了职业,一生就此结下不解之缘。

  马进当运动员时,跳台和跳板都跳过。相比之下,她的执教生涯远比运动员生涯辉煌。在北京队当教练时,她的徒弟王睿两次在全运会上扮演“巨人杀手”角色,两度击败中国第一位10米台与3米板奥运会双冠王伏明霞,让“跳水女皇”无缘全运金牌。

  2003年,马进作为援墨教练团的一员前往墨西哥,从最初根本不会说西班牙语、受到体育官员和运动员的质疑,到慢慢苦学西班牙语,用肢体语言与运动员沟通,再到后来用流利的西班牙语与当地人交流。马进渐渐融入了墨西哥的援外生活中,和运动员们亲如一家。

  最令马进得意的是,她培养出了墨西哥国宝级运动员保拉·埃斯皮诺萨。2008年,身为北京人的马进带领墨西哥跳水队参加了在家乡举行的奥运会。“在自己的家门口参加奥运会,非常荣幸。”弟子也给马进争了光,埃斯皮诺萨和奥尔蒂斯搭档获得女子双人10米台铜牌,这是墨西哥女子跳水运动员拿到的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枚奖牌。

  马进因此得到了许多墨西哥人的祝贺,当时她还笑言,“就差总统给我打电话了”。

  一年后的罗马游泳世锦赛,埃斯皮诺萨又在10米跳台项目中力压中国奥运冠军陈若琳,为墨西哥拿到首个跳水世界冠军。马进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泪洒赛场。

  马进在2012年获得了由墨西哥外交部颁发的“阿兹特克雄鹰”勋章,这是外国人在墨西哥得到的最高奖项。2013年,马进和墨西哥跳水队出现在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上,距离她前往墨西哥执教正好10年时间。“一直以来我都以自己是中国人为荣,也一直以中国人的精益求精来要求我自己和队员。”

  目前,马进还在墨西哥执教,即将带队参加7月底在喀山举行的世界游泳锦标赛。关于未来,她没有想太多,只是想尽可能为跳水事业作出自己的贡献,为墨西哥跳水打造更深刻的“中国烙印”。“我不知道我还会在墨西哥教多久,但是只要我当教练一天,我就会全力以赴精心去培养每一个孩子。”

  乔良:名将到名帅的华丽转身

  作为一名体操运动员,乔良曾获得亚运会男团冠军和世锦赛男团铜牌。1991年,退役后的乔良前往美国发展,在爱荷华州,他学英语教体操,开办“乔氏体操舞蹈学校”,“成名作”之一就是培养出了肖恩·约翰逊。2007年体操世锦赛上,这位时年15岁的小将在自己的首次世锦赛之旅上拿到团体、个人全能和自由操3项冠军,成为那届世锦赛上最闪耀的明星。

  2008年北京奥运会,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乔良时隔14年重回家乡。“14年后,首次回到北京感觉真亲切。”而让乔良感到高兴的不仅是再次踏上故乡的土地,约翰逊还在北京奥运会上拿到了平衡木金牌。

  4年后的伦敦奥运会上,乔良的另一爱徒道格拉斯又获得全能冠军,乔良成为不折不扣的“金牌教头”。2013年,为了表彰乔良做出的卓越贡献,爱荷华州西得梅因市政府决定,将该市的一条道路命名为“乔氏奥林匹克大道”。

  接触了中国和美国两种不同的体操环境,乔良对两国体操发展方式之间的差异也有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美国女子体操的强大得益于良好的群众基础,而中国练体操大部分是高水平的专业选手。

  乔良的执教生涯可谓辉煌,在他看来,一个好教练不是把技术、把怎么翻跟头教给队员就行,而是一整套的方法,包括怎么去理解动作,怎么去发挥,训练之外怎么调节情绪。这些融在一起,才能保证运动员在非常健康的路上比较快地成长。

  据乔良介绍,目前他们学校的体育馆运行情况良好,上周举行了由乔氏体操舞蹈学校主办的全美青少年10年级全国锦标赛,来自全美最好的600多名10年级优秀运动员参加了此次比赛,乔氏体操舞蹈学校的队员也拿到了冠军。

  乔良手下的3名国家队队员正在积极准备今年的泛美运动会和全国锦标赛。“希望队员们在今后的比赛中能够发挥出正常训练水平,这样会为她们明年实现奥运梦想打下一个良好的基础。”

  韦晴光:开球馆延续乒乓球梦想

  对于年轻的乒乓球迷来说,韦晴光这个名字或许有些陌生,但在上世纪80年代,韦晴光却是国乒阵容中实打实的男双好手,他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出现在1987年和1988年,当时他与陈龙灿搭档,先后获得世乒赛和奥运会男双冠军。

  1991年从中国国家队退役后,韦晴光前往日本继续乒乓球生涯,加入日本国籍并改名伟关晴光的他曾代表日本队获得亚锦赛男单亚军、亚运会男团季军和世乒赛男团季军。2007年,时年45岁的韦晴光正式结束了自己的职业生涯。

  韦晴光初到日本时曾非常不适应,尤其是每换一家俱乐部,就要与家人搬一次家。那段时间他往返于东京和自己的家乡广西之间,也有过打退堂鼓的想法,不过由于孩子已经长大并适应了日本生活,韦晴光和同是乒乓球选手出身的妻子石小娟咬牙坚持了下来。

  退役后的韦晴光走上了教练员岗位,他担任过日本乒乓球队的教练,还曾前往培养出水谷隼、福原爱等名将的青森山田高校执教。如今,在他和夫人石小娟自己开办的球馆里,韦晴光为当地各个年龄段的乒乓球爱好者进行技术指导,在用另一种方式延续“乒乓人生”。

  韦晴光开办的乒乓球俱乐部里目前有300多名会员,既有耄耋之年的老人,也有未满5岁的孩童,白天来练球的多为成年人,到了傍晚时分,球馆里就会出现很多小朋友的身影。来这里练球的人都是出于个人兴趣爱好,基本上每周都能来上一到两次。

  韦晴光说,由于福原爱以及石川佳纯这些优秀运动员的偶像榜样作用,越来越多的日本青少年愿意拿起乒乓球拍,日本近年来开办的乒乓球俱乐部数量也呈现上升之势,他非常希望自己的俱乐部能培养出一些优秀的选手。“我现在有一名上小学一年级的小男孩还可以,拿到过东京二年级以下组的冠军,期待他在全国比赛中也能取的好成绩。”

  除了开办球馆努力扩大乒乓球的影响,韦晴光目前还担任日本男子青年乒乓球队教练。据悉,日本建了一个国家训练中心,其中在乒乓球项目上选拔了男、女共10多名中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的尖子,由日本奥委会拨款,集中在这个训练中心里进行训练。这批队员一般都是在放学后来到这里训练,还会外出参加比赛和观摩高水平赛事,前段时间韦晴光就随队来到苏州观摩了世乒赛。

  说到自己的梦想,韦晴光认为,培养出一名优秀选手很不容易,希望在自己的培养下也能出一名人才,“然后咱就退休,”他笑言道。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马进、乔良、韦晴光......他们都是曾经的优秀运动员,如今在异国他乡延续着各自的体育梦。这些活跃在国外的中国教练,在实现自己梦想的同时,在收获赞扬和感谢的同时,也拉近了中国和世界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