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巍:在大洋彼岸“打印”甜美梦想

  新华网美国波士顿4月12日电(记者周效政 刘莉 林小春)武巍的梦想就摆在他的床上,而且是“打印”出来的。

  大约20平方米的宿舍中,放着两张床,他睡的那张整齐干净;另一张却凌乱不堪,好像实验室里的工作台,他的心血结晶——一台3D蛋糕打印原型机,就放在床上。

  被称作世界第三次工业革命象征的3D打印技术众所周知,可是谁曾想到去打印蛋糕?高新技术与真实美味的奇妙结合,就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中国留学生武巍的创业梦想。

  打印“玛雅金字塔”

  钢条搭成的框架、玻璃底板、注射器式的喷头、裸露的电线和电路板……简单得近乎粗陋的模样,似乎与人们心目中3D打印机“高大上”的印象相差甚远。

  武巍把便携电脑接上打印机,再通过控制软件发出指令,神奇的景象出现了:喷头中不急不缓地挤出奶油,细腻均匀地“打印”到一只提前放置在玻璃底板中心的杯形蛋糕底座上。先打出一层四方平面图形,又在底层图形上再叠加一层,形状相同,规模略小,如此层层叠叠不断升高。

  大约10分钟后,一座奶油的迷你“玛雅金字塔”呈现在记者眼前。

  “怎么样?这种裱花设计和精确打印,一般蛋糕店做不到吧?”武巍笑容灿烂。

  他的冰箱里保存着一盒打印好的杯形蛋糕,裱花图形有粉色的桃心、蓝色的麻省理工穹顶教学楼,还有个黄色的小猫头,远比市场上的普通蛋糕更新鲜有趣。

  武巍的设计也是基于3D打印基本原理,独特之处在于用奶油代替了塑料、粉末等传统3D打印材料,并将打印喷头改造成了奶油注射器。

  他说,原型机还只能打印杯形蛋糕,但要提升到打印大型生日蛋糕、婚礼蛋糕在技术上没有问题。目前可同时使用三支注射器,实现三色奶油裱花,将来还能增加。

  “全美现有大约三万五千家糕饼店,我们的目标是打造一个网络平台,为高端、个性化的蛋糕打印需求,提供设计、硬件、软件和产品一条龙服务,”武巍憧憬着未来。

  如今,武巍和创业伙伴詹米一边申请专利,一边进行市场调研。他们给自己未来的公司起了一个诱人的名字:3Delicious(3D美味)。

  一个梦想,百回冲刺

  重庆人武巍从小就喜欢摆弄各种模型,2002年赴美留学,2008年带着卡内基·梅隆大学高分子材料博士学位加入英特尔公司。英特尔待遇不错,但他最终选择了离开,只为了一个创业梦。

  “我不是不喜欢安定舒适的生活,但我更怕在安于现状中消磨一生。我从乔布斯那里学到的最重要一点,就是敢想敢做,”武巍说。

  2013年,武巍来到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并踏上创业之路。当时已33岁的他走出这一步并不容易:不光要放弃年薪10万美元的稳定工作,每年自付六七万美元的学费和生活费,还要远离同在英特尔工作的妻子和刚刚1岁多的儿子,家庭团聚一次需要横跨大半个美国。

  麻省理工,这所波士顿查尔斯河畔的百年名校不仅是上世纪80年代3D打印技术的发源地,还因积极鼓励扶持学生创新创业而闻名。

  在这里,武巍如愿以偿地学到了系统的创业流程和技巧,并能定期从商学院附属的企业家培育中心得到指导帮助。更重要的是,他找到了创业伙伴——同样狂热爱好并精通3D打印的机械工程学院美籍华裔研究生詹米。

  “相见恨晚,”22岁的詹米说,“我选择到麻省读研就是有创业的念头,而能遇见武巍这样雄心勃勃、富有激情的伙伴更是幸运。”

  根据网上教程组装机器并不费事,而接下来的改良创新、测试调整却是对他们毅力、决心的挑战。

  为了解决奶油喷射速度和喷头压力控制的问题,他们做了上百次实验。喷头很容易爆裂,已经打坏了十多个。喷头中会有一些材料的残余,一不留神就把床喷得五颜六色。

  最头疼的是吃蛋糕。在实验中,打印得不好看的蛋糕只能吃掉,奶油蛋糕成了他们每天的零食。吃了那么多,现在一吃蛋糕就想吐,这两个以蛋糕为梦想的人哭笑不得。

  连续数月,武巍彻底成了“宅男”。而詹米说,自己如今最大的梦想不是创业成功,而是“每天能按时睡觉”。

  辛苦付出终有回报。今年1月,两人带着刚刚完成的原型机参加了麻省理工的100K创业计划大赛,在200多个团队的激烈竞争中最后进入半决赛16强,并获得一千美元奖金。

  重量级“粉丝”助推打印梦

  虽然刚刚问世不久,武巍的3D蛋糕打印机却吸引了一批重量级美国“粉丝”,包括富有创业经验的专家和3D打印业界资深人士。

  麻省理工斯隆商学院助理教授马特·马克斯大学时代就曾辍学创业,成功创办多家小型高科技公司。如今,他是武巍的教授和导师。

  “3D打印历史并不短,可我印象中还没有人提出过打印蛋糕的点子,而我们的学院文化就是欣赏新鲜甚至疯狂的点子,”马克斯如此点评武巍的创意。

  马克斯的儿子过生日时收到了武巍送的一个杯型蛋糕,打印着麻省理工穹顶教学楼和校标,小家伙爱不释手。马克斯说:“这充分说明了3D打印蛋糕的市场潜力。”

  波士顿投资人玛丽娜·哈索波洛斯曾参与创建著名的3D打印公司Z-Corp,她也非常看好武巍团队的发展前景:“除了在蛋糕上写‘生日快乐’几个字,还可以为客户设计更具个性化的裱花装饰,这将是一个全新的市场。我听说不少人可以为婚礼蛋糕花掉上万美元。”

  麻省理工学院企业家培育中心项目经理凯尔·朱达说,自己一直关注武巍团队的项目和进展,其大胆新颖的创意“令人兴奋”。

  “想想看,情人节时送给爱人一个个性化打印的杯形蛋糕,虽然只要5美元,但带来的惊喜感动可能不亚于送一个价值5千美元的钻戒,”朱达说。

  一年前,武巍离开英特尔时,父母一度很担心。他劝老人:“即使创业失败,我再找份大公司工作也不难。”可是,他自己都怀疑,一旦拉开创业之弓,还会有回头箭么?

  对他来说,打印蛋糕只是梦想的开始,他们已经开始设想打印巧克力甚至更复杂的食品。

  “当然,并不是每一个创意、每一次创业都能获得成功,”曾多次创业失败的朱达说,“但这不是问题,因为创业精神已经融入了这些年轻人的血液,他们的激情终会改变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