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放映员丁颂扬的坚守与梦想

  新华网武汉5月11日电(记者俞俭)站在放映三轮车旁,63岁的丁颂扬指着对面高高的山岭对记者说:“明天要转到大山那边放映。”

  45年来,作为湖北麻城市新农村电影院线公司的一名放映员,他从挑着扁担竹筐再到骑着三轮摩托车,一直行进在放映路上,给盐田河镇村村坳坳的乡亲们带去电影1.3万多场。

  丁颂扬心里最清楚,现今农民还是爱看电影,特别是村里留守老人,有一种电影情结,农村需要这样一份精神食粮。

  从1970年在部队与放电影结缘,退伍后又当了一名电影放映员。农村电影经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红火期、九十年代末低迷期,到今天惠农电影回暖期,他是这一路的见证人和亲历者。

  电影低谷年代,全镇18名放映员都改行经商打工,独他一人坚守,翻山越岭到村村坳坳放映。当时他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当村干部、进文化站,乡镇企业当厂长,都被他谢绝了。他说,这么大乡镇,几百个村湾,应该有一个放电影的人。

  2008年实行数字电影惠农工程,农村电影迎来了春天,丁颂扬心中燃起了一团火,全身心投入电影放映之中。镇境内几乎每一条山路都留下了他的脚印与汗水,每年都完成400多场放映计划。

  放映科教片更让他找到成就感。丁颂扬说,像森林防火、白蚁防治、婚育新风等,科普性强,与生活很贴近,群众感兴趣,而种养技术更受欢迎。

  盐田河镇是中国板栗之乡,《板栗栽培技术》他放映了108场,使广大栗农学会科学嫁接,老树开新花,产量成倍增长,去年全镇板栗收入2亿多元。

  “来世你放电影,我还给你擦机子。”这是妻子胡丹花临终前留给丁颂扬的话。当年二人相恋是传遍整个盐田河镇的一段佳话。那时《庐山恋》热映,丁颂扬不知道放了多少场次,依旧是场场爆满。有一天下雨放映,有个女孩为他打伞,后来这女孩经常帮他擦机器、换片子。她就是胡丹花,成了他风雨同舟的人生伴侣。

  1997年初妻子中风瘫痪在床,这一病就是9年7个月,原来的好帮手,现在全由他伺候,擦身换衣,煮汤熬药。为了给妻子治病,他凌晨3点去帮人挑砖背水泥赚钱,但他依旧没有放弃放映员的工作。

  电影红火那些年忙于放映,他几乎没在家过个团圆年,生活对他的打击也接连不断:1979年,父亲因病去世,他在农田水利工地上放电影,临终没见一面;1983年,27天的女儿突发高烧夭折,他在外村放电影,孩子连一张照片也没留下。

  每放一场电影,他从来都是人不离机,既保证放映质量,又保护机器不让小孩玩碰。每次放映提前一小时架机,播放歌曲,营造气氛,放映效果好,观众特别多。

  丁颂扬说,农村电影不是没人看,对口味的影片要跟上。他留心收集信息,哪村爱看喜剧片、哪村喜欢战斗片,哪村放什么科技片最适合,对了乡亲口味就不会冷场。

  麻城市新农村电影院线公司经理陈旭峰说,丁师傅凭着一腔热情放电影,所以放得好,观众多,放映质量在麻城首屈一指,无效场次为零。他先后评为全国农村优秀放映员、全国广电系统劳模。

  “农村需要电影,要找一个靠得住的接班人。”他想带一个徒弟,既喜欢放电影,能守得住,更要人品好。陈旭峰表示,丁师傅正在物色人选,公司也支持他选好徒弟。

  “为乡亲们放一辈子电影。”丁颂扬说,他既找到了人生价值,也成就了人生梦想。